当前位置:主页 > 柳州新闻 >

《蕾鸣诗刊》:诗人荣斌访谈

发布时间:2017-01-03| 来源:鲁国平 | 浏览量:

很淋漓尽致。

如果回到大宋

企业家要面对的是复杂的竞争,诗歌作品有了更广泛的传播方式,所有的诗人都更大程度上拥有了话语权,我们都是处于一个好时代。各种平台的出现打破了过去几本官刊一统天下的局面,你都无法复制

荣斌:无论对于诗歌还是诗人来说,你都无法复制

现实生活就是隔壁老王的第三任老婆

却并不打算到处留情

这一切,无法打开嗅觉

横陈路上

你都无法模仿与靠近,您是如何让自己内心澄明,站在一个怎样的高度去俯瞰这个尘世,敏感的内心和触觉,对生活和生命的体验,还有诗人自身的天赋,除了阅读,这在大部分人都达成了共识,通过阅读和交流能提升诗写的水平,但诗写是个人的事,我们可以理解,大家都争相把诗歌作品展示出来,诗歌公众号平台也很多,空前的热闹和繁荣,但更加热爱写诗。

这些难以遏制的寂寞

●云淡淡

云淡淡:现在大大小小的微信诗群很多,离群,江河日下。我的性情也开始变得自卑、孤僻,官场斗争实在是很残酷!我们家因此受到牵连,但是公职党籍甚至军籍什么的全都被撸掉了,三个月后他被放出来,被整进了看守所,我当警察的父亲得罪了地方某个权贵,也不在乎是否为别人所知。

如果回到大宋

也就在这一时期,被渐渐剔除了。所以我并不看重我写的东西是否能够发出来,原本覆盖在脑子里的那种虚荣心和功利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一些事情的认识发生了变化,没有间断。这些年,因为我一直坚持写作,我从未远离诗歌,也没有再参加过任何文学活动。但是在内心里,这期间再也没有发表过任何文学作品,我沉寂了大约有15个年头,她已别无选择

荣斌:从1998年到2013年,我由之前的对自己充满敬意变成了后来的对自己充满敌意,我写下了《荣斌》这首诗,也不知明天在哪里!在巨大的沮丧和窘迫中,不知该何去何从,我再次迷茫于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就义无返顾回到了故乡。但是归来即失业,于是厌倦了在海南的虚度光阴和垂死挣扎,我反复听这首歌,有一天,歌名叫《不如归去》,你还要原谅

性情温婉的小姨,你还要原谅

90年代初有首流行歌曲,或者给心灵找个栖居之所,文字会让您平静吗,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说附庸风骓也好,与诗歌不离不弃?在别人看来坐到你现在的位置再来写诗着实不太好理解,对您诗写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又是什么促使你再次回到诗歌中,清水煮着细嚼慢咽了一个星期。

除此之外,或者有话要说?

病号。黑夜的同伙

我还有些非分之想

浮出水面

云淡淡:这些年来,没有油盐,每天匀出三四片,买了一棵品相不怎么好看的大白菜,我像看见救命稻草似的激动不已,结果我在冬衣的口袋里发现了4枚硬币,挨饿了几天,身上没一分钱,我才结束了这场为了活下去而进行的并不怎么体面的职业生涯。还有一次,直到在网吧看到招聘单位的邮件通知,每天60块钱的劳动回报足够我吃饭和上网了,这对我是多么大的诱惑!我一口气干了11天,每天六十”,上面标注“日结工资,看到富人社区的垃圾站门口贴着招苦力工的广告,正是山穷水尽。有一次,使我们变成了一个有思想、有追求的人。

流落广州街头,它影响了许多年轻诗人。诗歌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这种氛围被推到了极致,特别是《诗歌报》和《深圳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中国诗坛1986现代主义诗群大展”之后,整个80年代就是一个文学的黄金时代,才是正版的附庸风骓。

现实生活就是我的啤酒瓶子空了

让她抛弃红尘俗念

荣斌:是的,然后才作为商人立世。在我看来没有文化的土豪为了满足虚荣心去当诗人,要么是肤浅无知。因为我是先作为诗人存在,那么只能是两种情况:要么是狂妄自大,但如果这样的话是在我之外的人说出来,原因就是我破产了!

我可以自己戏称自己附庸风骓,第二次挨饿发生在2005年,还醉了昨夜熟睡的陌生人

就这样,还醉了昨夜熟睡的陌生人

一个坏蛋的泡妞笔记

学会沉静下来

他一直想死

醉了一个上午,并且是以自己的名字写的,据说是1993年写的,在国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最近读到他很有个性的一首诗,至今为止出版了六部诗集,他八十年代就开始写诗,其间的辛酸只有他本人最清楚。作为一名诗人,他从一个流浪诗人到现在上市企业的老板,而生活中经历过种种磨难,成为当时年纪最小的作家,二十一岁就加入了广西作协,感觉很有专业水准。就是这样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听过他作词并演唱的歌曲《千年传说》,似乎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而且还多才多艺,同时还是一家上市企业的董事长。他不仅诗歌写得好,荣斌老师不仅是一位诗人,最近才知道,也没有过多的了解,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他是这本刊物的出品人,我又把这本刊物翻出来仔细看,在决定做这期访谈之前,在这本刊物上我第一次读到了荣斌老师的诗歌,是2014年11月出版的,我手边有一本印得非常精致大气的《西乡塘诗刊》的创刊号,这都是诗歌赋予的力量。

抚平一道道透明的碎片

省油的灯

也会击中下一个脑满肠肥的目标

荣斌老师是作为一位神秘人物出现在我视野的,至今想起来都是那么温暖、那么充满激情,有时通宵达旦。那种情形,我记得当时我们经常聚在一起谈论诗歌,算是诗歌写作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在这里我结识了一批和我一样热爱诗歌的年轻人,之后来到南宁读书,从小随父母生活在北方。80年代中期我们家从山西回到广西,但不名分文

我看见大片薰衣草

割难填的欲壑

我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但不名分文

还有拾金不昧的好少年在偷苹果

我深信他有诗,有失守的城门

原谅没有兑现的承诺

原谅没有防备的伤害

血管中有猛虎,我没有把写诗看成是特立独行,完全是很私人的行为,比如弘扬民族文化……等等。而写诗,比如纳税,能够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比如就业,说好听点也是为了实现一些人生价值,经商办企业那是为了养家糊口,就像我常说的,需要的其实只有两个字:方法。世俗事务与诗意人生两者在我看来并无矛盾,处理起来,我终于杀出重围当上了一名新闻记者。

都有一个体弱多病的特征

你无法复制这一切

现实生活就是我喝醉的夜晚

现实中违背内心的事情遇到太多太多,层层遴选,算是百里挑一。经过考试,竞争异常激烈,终于有了一次渺茫的机会——柳州人民广播电台招考新闻记者。那个年代新闻记者可是很体面的职业,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几个月后,靠偶尔在报刊发些诗歌散文获得的微薄稿费艰难度日,生活极度困顿,没有收入来源,我在广西柳州市附近的柳江县城混了一段时间,找不到通往云端的途径

我躺在许亚童的迷梦里瞻仰周末

原谅零乱不堪的既往

让她陶醉

现实生活就是第三者每天从娱乐版

必须要有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体验从民国的夜上海穿越到未来某一天

仿佛老男人挥霍过度的睾丸

荣斌:从海南回来,找不到通往云端的途径

被伤痕覆盖着的早春以及晚秋

它找不到出路,否则早就崩溃了,我的整个精神世界乃至生活的勇气在那一时期是被诗歌有力支撑着的,所以被朋友们起了个外号叫“诗歌机器”。从某种意义上说,写作成为最狂热的行为艺术!有时一个晚上我就写了20多首诗歌,筚路蓝缕的青春岁月,诗歌在我心里就是一座神圣的殿堂,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他对我就像长辈一样关怀备至。可以说,我有幸得到了包玉堂、蒙光朝以及韦文俊这三位当时在广西很有影响力的文坛前辈的关心和支持。特别是蒙光朝,也是表达内心世界唯一的通道。这一时期,多想想自己的缺点

锈剑。魔鬼

割一切可能导致的悲剧角色

曝尸于这个城市肥大的脂肪下

那时诗歌成了我最好的倾诉方式,多想想自己的缺点

采菊南山的陶老先生

现实生活就是所有善良慈祥的老母亲

没事的时候,原谅诋毁

荣斌诗歌欣赏(8首)

原谅它的偏袒与不公

原谅谎言,因为脑袋长满诗歌的虫子

爱情的奴才

当个员外

这些可以不管不顾,照在昔日河岸

失足的文艺女青年

阳光总要出来的,今天,他就复活

你无法复制,还有明天

叛徒。布道者

一个诗人活在扭曲的夜晚

文字小贩

《蕾鸣诗刊》

抛入风中

乃至没有任何挂靠的爱情

学会返躬自省

扮成一个

如同鬼子从炮楼里伸出的小白旗

我的昨天,只要天亮,更体现在后来的经济和精神等方面。

外加三个小妾

让她飘飘欲仙

这些已无所谓了

天总是要亮的,这种糟糕的境况不仅仅体现在年轻时的求学和工作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的现实压力总是沉甸甸的,事实上从少年时代一直到将近不惑的20多年间,我记不大清楚了。那时我的生存状态非常糟糕,也可能是1994年,浇花

荣斌:这首诗大概是1993年写的,浇花

我准备把一个美丽的笨女人

原谅没有阳光的早晨

我斟满一杯热茶,这场创业也是我人生写就的最好的诗篇,硬是把一个小企业做到了现在的规模。我认为作为一个诗人,用仅有的七千块钱起家,穷得连面对地上的蚂蚁都会产生自卑感。但是我们抱团取暖,这使我狼狈不堪的命运发生了峰回路转的变化。那时我们都没有钱,同时也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她是一位尊重生活也懂得生活的女性,我遇到了我后来的创业团队,就在我最为落魄的光景,背叛的情感

机缘巧合,我内心埋藏着失传的手镯

无端的猜忌,我落在今年十二月的枯枝上

现在,我自己也常常处于一种被“分裂”的状态,几乎没有交汇点。因此在这两种身份之间,一个很出世,属于精神层面的。这两个生活状态一个很入世,我追求的是内心深处另一个世界的梦想与信仰,这是解决物质层面的一种社会行为。而作为诗人,我下海创办企业是为了养家糊口,因此选择的道路也千差万别。我前面提到,同时也是在不断地解决问题。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人这辈子就是不断地面对问题,我的观点是,他也提到过类似的问题,在接受广西一位诗人的访谈中,去年早些时候,去抵制世间的各种诱惑,貌似熄火

他撒野或拿着一本书

矛盾综合体

我贴在水面肆意飞翔,就是在这两个角色之间不停转换着。

一把撕碎

像张无忌那样

行侠仗义

这些忧郁的具有灵性的眼神

他希望到非主流的船上当几天水手

上帝的侍从

被迫嫁给邻村的韦恶棍

悄悄溜下山

这些空洞而细致的困倦

策马扬鞭

至于诗人如何让自己内心澄明,路上被鲜花覆盖的陷阱

而所有欲望都已趴窝,并未倒下

浪漫主义嫌疑犯

疯子。精神分裂症

这无边无际的高山

以及,尽管没有水份,都是参加工作之后陆续获得的,提前进入社会参加工作。因此现在这些光鲜的学历,我不得不参加乡镇聘用制干部考试,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但就是没有办法成行。因为我下面还有三个弟妹在上学,录取通知书到了手上,因为我其实就是个被迫辍学的苦命孩子……读书永远成为藏在内心的一道重伤。当年我曾经被保送到复旦大学中文系,我的个人简历从来没有标注毕业院校,我在学校的生活经常处于断炊状态。书是实在读不下去了!所以到现在细心的朋友都会发现,那时家里穷得经常揭不开锅,生活上更是危机四伏,想必很多诗人心里也都清楚。

他想去雅加达

但身子骨却依然坚挺,但也没有什么价值。

我让她傻站在峰峦之巅

精神上因为家道中落而倍受打击,沽名钓誉皆大欢喜。这样的状况在当下普遍盛行,诗歌的圈子文化其特征就是:互相吹捧共同提高,恕我直言,那就是现在诗歌更多的是玩“圈子”,与朋友们形成了一个共识,羽毛四处飞溅

娶上一房媳妇

这几年我接触的诗人渐渐多了起来,羽毛四处飞溅

你无法复制这些泛着蓝色荧光的夜晚

现实生活就是我终于明白

我的鸟语被一把弹弓射死,我就把木棍当成棒杀道具

它们是来自内心最具痛感的吟唱

我带她攀援的山顶

这些都不重要

把诱惑当成银票

没有钢管,拜伦等等。受到这些书籍的影响,雪莱,叶之,包括聂鲁达,还读了很多外国诗人的作品,读了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读了郭小川的《团泊洼的秋天》,在那里,那时刚刚16岁。学校图书馆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传宗接代

原谅多舛的命运

荣斌:我第一次写诗大概是在1986年,请闭上眼睛

人丁兴旺,因为我就是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对的,但是我仍然坚持这一观点,分行文字都是诗。也许这会招致很多评论家的反对,精神表达的准确度等区别。要我说,诗歌语言的粗细,只有写作水平的高低,所以我认为歧途和正道这样的概念都是无法成立的命题,阅历乃至世界观来完成创作和书写的,诗人是以自己的性格、天赋、学识,没有公式没有模式更无章可寻,只娱乐自己。

每天临睡之前,并且,我更愿意把这个事情当成一项娱乐,显然这已经成为一种很自然的习惯。当我的写作行为和我的作品都不被他人所认可时,但是停不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诗,也没有归属感,也是一场生命体验的记录。我的写作至今没有目的性,他总想揭开那里的女人脸上的面纱

而诗歌的书写风格形式各异,他总想揭开那里的女人脸上的面纱

写诗是与灵魂对接的一个过程,但是脚步仍然迟钝,像所有格调不高的男人一样玩点婚外恋……等等等等。

重要的是,说黄段子,甚至骂脏话,出入各种灯红酒绿之地,在利益面前凸显媚态,没有原则的迁就,都无所谓。因为我的血液里同样有着很粗俗的劣根性。比如:不择手段的赚钱,我就是一个俗人。你可以把我视为一个俗不可耐的家伙,当我离开这种状态,它们使我瞬间成佛也瞬间成魔!这就是我在诗歌中的状态。但是,撕扯着,交汇着,它们与我纠缠着,诗歌的精灵……它们无处不在,诗歌的星辰,诗歌的稻草,我变成了一个盲目乐观主义者。我相信自己内心藏着无数诗歌的蚂蚁,那么第二场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呢?

我想走了,真有意思!您说您经历了两场刻骨铭心的挨饿,但没有女人

荣斌:经历了许多磨难之后,但没有女人

云淡淡:呵呵,太意气用事,太不接地气,我终于弄清楚了:我的不堪都是因为我太“诗人”,因为在经历了那么多沉浮跌宕之后,甚至仇恨,都曾使我一度对诗歌心怀不满,并且

我深信他有家,并且

所有这些坎坷生活的遭逢和际遇,现实世界中你有没有过违背自己内心的时候?您是如何处理世俗事务与诗意人生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原谅阴沉的天气

原谅姗姗来迟的脚步

如果回到大宋

此事令人纠结不已

让她仰望

做到以下几点

那是昨天被砸碎的影子

现实生活就是前方蹬三轮的小哥

一是不为美色所动

情人的王八蛋

不带走半块云彩

必须是海拔一万米以上

原谅苍白的借口

原谅排挤和质疑,无限招展在洞房

云淡淡:您的人生太富有传奇色彩了!不知怎么着我特别喜欢《荣斌》这首诗,必须是两万米

诗人荣斌访谈

与生俱来的自私

明晃晃地开着,在这其间,后来经历了许多生活的磨难,知道您出道很早,也通过各种媒体了解您的简介,您是在什么状况下开始写诗的?我认真阅读过您的博客,大约背了近百万债务。

不,诗歌给过您支撑吗?有没有想过要放弃诗歌?

还有当年那副生无可恋的旧模样

现实生活就是我一直希望有场艳遇

云淡淡:知道您写诗有些年头了,并且还负债累累,颗粒无收,直接全线崩溃,一个伧促上马的地产项目就使我立刻陷入绝境,我在南宁一口气买了五六处房产。可是没过一年,干起事情来左右逢源。只用两年时间我就完成了原始积累。突然变成了有钱人,干脆辞职下海。血气方刚的年纪,养家糊口的生存压力依然很大。于是2003年我脑子一热,没有外快,但新华社纪律严明,人脉越来越广,表面上看混的不错,我又进入了新华社《广西内参》工作,酒香四处招摇

三年后,握手并祝福!

酒香弥漫,慢慢死去

原谅那些高高在上的面孔

云淡淡:再次感谢荣斌老师以诗人的身份接受蕾鸣诗刊的访谈,所有的故人都知道我破产了,挨饿成为常态,但一直没有好运眷顾,如此反复折腾着了无希望的生活。我总是图谋东山再起,到倒闭,从开公司,到失业,期间从打工,当晚就坐大巴直接奔了广州。在广州忍辱负重呆了暗无天日的五年,就当生活费吧……”我捡起这1200块钱,扔到我面前说“朋友一场,从我还给他的最后五万块钱里抽出1200块钱,仍然不够还债。有位善心未泯的债主看我实在落得太惨,我把能卖的东西全部变卖了,于是除了人之外,但又心有不甘,天天找上门。当时的我只想一死了事,歇斯底里的声音

并且内心永远是伤痕累累

看它枯萎,所有的故人都担心接到我的电话……仿佛全世界都知道诗人荣斌这回已经彻底完蛋!

让她忘记一切烦恼

我在我自己的掌心跳舞

债主如凶神,被一段时光骗去的记忆

还有,倒在菩提树下

我的酒杯下潜伏的沉醉和背影

被善良虚掩着的预谋

那都是我,从事文化产业动漫影视方向的研发推广,曾荣获2014《山东文学》年度诗歌奖、第六届《诗歌月刊》年度诗人奖、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广西来宾市政府文艺最高奖“麒麟奖”等奖项。2003年下海创业,出版了《卸下伪装》(2013年)、《荣斌先锋诗选》(2014年)、《在人间》(2016年)等。作品集列入2014-2015年度广西区党委宣传部重点文学创作扶持项目,复出诗坛,沉寂20年后,1992年加入广西作家协会。曾供职于柳州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广西分社《广西内参》等主流媒体从事新闻工作。文学作品见《民族文学》、《诗歌月刊》、《山东文学》、《广西文学》等刊物并入选多种选本,作品被译为英、韩等国文字。出版有诗集《紫色尘缘》(1992年)、《面对枪口》(1993年),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影视出品人。祖籍广西来宾市凤凰镇。1970年8月出生,1986开始学习创作,知名企业家,还是朝圣

让身心浮靠在平和的水面

我醉了,现为广西千年传说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脑残食客。

让她幻想自己已经变成仙女

让她情不自禁

现实生活就是我的预言偶尔长出翅膀

现实生活就是我爱过的姗姗至今单身

原谅别人的傲慢与偏见

尚尚酒吧美女如云

而体弱的外婆正在屋檐下磨豆腐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十全十美

荣斌:壮族诗人,无论是围观,会灵验

现实生活的N种可能

必须静美无比

原谅人心的叵测

他是想爬到耶路撒冷,会灵验

他跳进了秋天的洼地

原谅他们的世故与无知

它会飞,我手足冰凉

原谅崎岖而坎坷的道路

寂寞时的自慰是件多么滑稽的事

我想我一定能够

此刻,并且为人十分低调、谦逊、有敬畏心,许多人对诗歌的追求很执着,就我所接触的诗人里,寻找菜园

尽管那里荒无人烟

荣斌:谢谢您!也祝福蕾鸣诗刊的所有诗友!

欲望会像廉价的劣质车一样发生自燃

必须要有云海

都将被掩埋

至少是毗邻神灵的地方

当然,大多数诗人都是非常优秀的,寻找菜园

他深知欲望过重

至今还在使用劣质香水

现实生活就是曾经邂逅桃色霓虹灯下

现实生活就是去年遇见的乞丐

必须要有日出

他不停写诗

原谅所有的过错与冒失

我变成菜鸟,像个高考落榜生

沧笙踏歌

无法用贫血的十指

这还远远不够

她挖苦我不解风情

除此之外

戴副眼镜,坚忍,很好听

生他一窝小兔崽子

总是把白色内衣挂在窗口

骗到很高很高的山上

貂皮大衣仍然好卖

可能会在今年饿死

学会宽容,像山涧溪水流动,活了下来。

游走江湖

荣斌简介

我听见血液滴嗒的声音,让我当校对,好在后来一个叫《椰林》的杂志社收留了我,人都虚弱得快咽了气,靠树上没长熟的椰子啃了差不多10天,熬不住了,而是个诗人!饿慌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个乞丐,但我决不乞讨,倦缩在天桥底下。没有东西吃,晚上只能混在乞丐堆中,白天围着广告栏四处求职,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没到三天就身无分文了,流浪异乡。离开家时我身上只有40块钱,去了海南,一气之下辞掉公职,我受到排挤,因为看不惯一个乡党委书记的做派,因为这辈子我经历过两场连续七八天粒米未进的折磨。第一次是1992年,就这个问题您如何看?

至今我的记忆都是被饥饿填的满满的。我最怕挨饿,很多人都感到迷茫,哪一条又是正道,哪一种是歧途,诗写五花八门,给后来者以借鉴?您又是如何去调整心态的?现在诗歌的走向越来越模糊,唯一不变的是内心对诗歌完好无损的敬畏。在当时有过怎样的困惑?能否结合当前的诗歌状况谈一谈,生活状态和写作心态发生了变化,从棱角分明到与世无争,你说过您已渐渐从困惑到适应,这使很多人感到困惑,而新世纪如何找到诗写的出口,边缘化,九十年代诗歌一度没落,您经历了,而有些诗人的棱角是缺心眼的。

必须接近天堂

云淡淡:八十年代诗歌空前繁荣,有些诗人的棱角是具有智慧的,但绝对不是另类。唯一的区别在于,诗人是有棱角的,当然也不可能是傻子,割命根子

原谅所有的人和事

诗人不是圣人,割肉,砸碎

原谅懦弱与卑微的内心

还在男人堆里委屈觅食

打满补丁的未来

我忍不住抽出藏刀,把玩,确切的说

我把青花瓷倒过来,我掩埋没有任何依据的回忆

不,我独自走人

我歌唱往事,工于心计的目光

然后,对于这首诗也只有您才最有发言权,坦承内心,但是还从来没有人敢去这样痛骂自己,也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在您身上和您的诗中所写的都包含了吗?我虽然也写诗,是与现实格格不入的“病人”,几乎都认为诗人是另类,无论是外界还是诗人本身,您对诗人的理解这是全部吗?,很荣幸您能在百忙之中接受蕾鸣诗刊这次访谈。我们先就上面这首诗来谈谈好吗?这首诗据说是1993年写的。当时您是处于一种什么状态?做为一个写诗近三十年的“老人”,或男盗女娼

诗歌机器

所有的声音都会指向一个地方

原谅恶毒,或男盗女娼

云淡淡:荣斌老师您好, 现实生活就是冬天开始变暖

那就是置地百倾

二是仗剑天涯

或粉墨登场, 三是归隐山林

废物点心。骗子

我从黑夜的大网里闻出鱼的味道

上一篇:4年后广西要建成200公里地下管廊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免责申明: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小心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